泥人是一个画渣

戳👇
喜欢画我喜欢的东西
龟速成长中
求交友,求勾搭
我会努力学习的
请尽情的喷我
爱你们(。・ω・。)ノ♡

《农坤》弗雷计划(3)

人造人农x人造人坤

感谢观看,感谢喜欢

(1)(2)


——————————————————————————————

很快打打闹闹的日子迎来了第一次考试。比起传统的几十个人坐在考场上,老师在讲台上看着他们,每人拿着笔,奋笔疾书。他们的考试都是由小护士监考,在自己房间里考试。


考试的题目也很奇怪,没有他影响中的语数英,没有阅读或应用题,它问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当别人夸赞你的时候你要如何回应?

-当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你要怎么做?


蔡徐坤在考完的第一时间跑去陈立农的病房,但他看见的是几个穿白大褂的男人粗鲁的提着陈立农,把他拽出病房,走到走廊的尽头。


蔡徐坤从来不被允许离开本层楼,不然那个白大褂大叔会关他禁闭,这样会有十天半个月看不见陈立农。他就这样在走廊尽头的楼梯口坐了一天,不吃不喝,只是看着陈立农离开的方向。


到了很晚,大约晚上11点了,蔡徐坤被小护士催促着回去睡觉,陈立农也没有回来。


第二天,蔡徐坤依然在楼梯口等着,大约到了中午,陈立农才被拖拽回来,他看上去毫无生气,脸上没有一点血色,而那双眼睛却像阴霾的夜空一样,没有星星,没有月光。


蔡徐坤跟随者他们回到陈立农的病房,再看着他们强行给陈立农吃了什么,再看着他们离开。


他悄悄地走近陈立农。尝试着和他说说话。


“嘿,你还好吗,他们拿你怎么了?”

“挺好的。和以前的测试一样,我已经习惯了,你没有这种测试吗?”陈立农回答了他。


在蔡徐坤上一个月的“不懈努力”下,陈立农已经开始会和他说说话,不老是说“嗯”,但他的话依旧波澜不惊,没有什么语音语调,像是一个机器在答题。蔡徐坤并没有因为他的态度感到一点点不快,反而越聊越起劲。


‘’我没有这样的测试啊,我自上个月和差不多100人做测试之外,还从来没有离开这层楼呢。“蔡徐坤在和陈立农的相处中逐渐发现他们的一些区别。陈立农的饭后小药丸总比他多一点,还会经常有一群人一起到他的房间里来说奇奇怪怪的话,蔡徐坤只能在门口看着,听不清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能和我说说么,是什么样的测试?“


陈立农紧皱眉头,眼神看上去紧张又害怕,蔡徐坤知道,当那群看上去不太友善的白大褂大叔出现的时候,陈立农会露出这种眼神。


“啊,你要是不想说就算了。”蔡徐坤知道他刚刚的话让陈立农有点为难。

"不,张PD说要多多和你交流“


蔡徐坤想问”张PD“是谁,但他还是止住了,他可不想再让陈立农为难,这是个15岁少年该懂的。


“其实我印象不深刻的。他们在我身上插上不同的管子,然后再把我泡在一桶奇怪的液体里,桶的旁边会有管子连着电脑,,而我会在水中睡着,接着不知道睡多久才醒,当我醒了,会被问点什么,要求我唱唱歌,跳跳舞,接着就会回来。”陈立农想了想,再补充到,说“我测试的时候大部分时间在睡觉。张PD说我比以前的精神状态好多了,可能是你的缘故,让我多多和你说话。”


蔡徐坤听了,感觉极好,可能是那测试好像没有那么恐怖,也可能是自己让陈立农的身体更好了。他刚想问点什么,那小护士便走了进来。


“陈立农,你这次没考好,要罚15天的禁闭,不能出房间哦。”

“嗯,好的”对于陈立农来说,这没什么,他本来就从不出房间。

“那我呢,那我呢?”

“蔡徐坤啊,你合格了。”


听到”及格“之后,蔡徐坤竟然凑上前去抱住了陈立农,弄得陈立农有点不知所措。蔡徐坤常常在陈立农不注意的时候抱他一下,而陈立农也不会有什么反抗,只会被弄得有些害羞。


“耶,哎哎,农农,我超怕关禁闭的,这样就看不见你了。”蔡徐坤极其兴奋,“及格”意味着又可以继续来找陈立农了,“喂喂,我来教你吧,要不要,有哥在,下次及格岂不分分钟的事。“


说完刚想跑去自己的房间拿书,就倒了个平地摔,摔就摔呗,那光滑的地面让他滑出去1米多。


当他想爬起来转过去看看陈立农有没有用嫌弃的眼神看着他时,他竟听到了笑声。


他立即爬起来看向陈立农,那个平日里面无的男孩,在此刻露出了笑容,刹时好看,陈立农的嘴角弯成好看的角度,眼角更是美丽,周围的眼纹如同湖边泛起的波澜,眼眸中闪过一瞬的星星。


“真好看啊”蔡徐坤在心里想着。


之后的日子,陈立农笑的越来越频繁,当他们讲笑话时,当他们学习舞蹈陈立农做出不协调的步伐时(蔡徐坤叫它六亲不认的兔子舞),当他们唱歌时蔡徐坤某个音唱不上去时(陈立农叫它叫破嗓子的猫)。他们一起学习,但蔡徐坤的成绩总是要好那么一点。


他们一起装病想吓唬护士,只是那小护士从不上当,无论他们再怎么装的像都不行。后来他们才意识到,两人从不生病。



渐渐地陈立农才想起那个在他9岁时见过一面的蔡徐坤。不是一个瞬间,而是在蔡徐坤长久的冲刷下,才打磨了这块坚硬的岩石,他现在会叫蔡徐坤为“哥哥”或者“坤坤”。他甚至不知道为什么一看见蔡徐坤就会感到很高兴,他偶尔还是要去测试,但是次数大大减小。


陈立农什么事都会和他的哥哥说,关于自己想起了3年前吵得他无法入睡的隔壁病房,关于舞蹈,关于奇奇怪怪的书,甚至是今天他的药是什么颜色的,是什么大小的。唯独没有说人造人和弗雷计划的事。


陈立农在10岁的某次测试中还未麻醉完成,就听到那些穿白大褂的人议论什么。陈立农很敏感,而且聪明。当测试结束后,他就问张PD自己是不是人造人,是不是要按照弗雷计划,成为优质的年轻男性,再被复制,再被售卖。


张艺兴也是那群穿白大褂的人之一,但和其他人不同,他会对陈立农微笑,他会给陈立农讲故事,讲笑话。在张艺兴看来,人造人也有生命,不能把他们当机器人或者动物那样,也要个他们感情温暖和帮助。


张艺兴惊讶地看着他,他很意外陈立农的基因如此完美以至于可以在10岁的时候思考这么多。他没有和陈立农拐弯抹角,他直接告诉了陈立农以后的命运,未来的陈立农会一直被当做机器一样实验。


知道了真相的陈立农丧失了眼睛里的光芒,眼球黑暗且空洞。张艺兴才想到无论是对谁,一个自认为是人类的人,被告知其实自己是人造的,是没有人权的时候肯定是孤独又无助的,更何况是对10岁的小小陈立农来说。


“但PD向你保证,你如果通过了弗雷测试,你一定会过上比普通人类更好的生活,最重要的是你会被当成普通人类那样活着。”张艺兴在最后补充到,他知道现在这些鼓励的话对陈立农没有任何帮助,但他还是说了。


自那次谈话之后陈立农开始惧怕测试,那些穿白大褂的人让他紧张不安。渐渐的,他封闭了自己,开始不和他人交谈。而且唯一敞开心扉的机会,见张艺兴的机会越来越少,那些实验员告诉他,张PD很忙,不能次次都来看他测试。


陈立农就一直这么内向,直到蔡徐坤的出现才有了好转。


蔡徐坤从来没想过什么人造人计划,他始终认为自己真的只是一个失忆的病患,等记忆回复便能出院了。即使陈立农多次暗示,他也从不怀疑。


就是这么”傻白甜“的态度,他才活到了现在,而且无论是精神状态还是测试成绩,他都是最好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照这个进度,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我努力写下去,(2)的反响比(1)多一点,我很高兴

其实我本想草草结束了,但莫名其妙就写多了

新人,求调教

感谢观看,感谢小爱心,爱你们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