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人是一个画渣

戳👇
喜欢画我喜欢的东西
龟速成长中
求交友,求勾搭
我会努力学习的
请尽情的喷我
爱你们(。・ω・。)ノ♡

<农坤>弗雷计划(中)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小学生作文

严重ooc

——————————————————————————————

人造人,一个全新的物种,他们没有人工智能一样的愚蠢不拐弯的大脑,也不像克隆人,只会模仿他人。他们是有自主意识的个体。


他们是用最完美的基因创造出来的,再加上系统化的训练。每一个人造人都需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培育时间才能用于人们的工作和生活中,优秀的人造人会被再次克隆,接着被售卖。


弗雷计划就是这样,创造那可以媲美像太阳一样的光明之神的人造人计划,那些男孩生命的诞生在极其微小的概率中,只有完成严格的筛选和培养才会被弗雷计划过滤成最完美的人造人。



当蔡徐坤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在一群与自己拥有同样病服的人群中,他们在宽敞的白色房间中。


蔡徐坤本想与身边的人交流一下,但他发现自己无论怎么手舞足蹈,尝试与别人讲话,再他身边的那些人都只会看着钱芳,眼神空洞,仿佛只是装了个假的玻璃球。


他们被要求一个个进入另一个房间,当轮到蔡徐坤的时候,他依旧被要求测试些奇怪的东西,音准,韧带,智力。


测试结束后他被强行拖拽回原来的病房,但病房有些不同了,里面多了许多书和一台电视。


到了晚上那白大褂大叔才出现,他很少来蔡徐坤的病房。还没等蔡徐坤问什么,他便说了出来”那些都是治疗的工作,你只管照做就行,以后你需要读点书,每月都有相关的考试,你必须合格,不然我会收回你的自由,电视会播放些歌曲和舞蹈,那也是要考试的。“


说完他便离开了,根本没有给蔡徐坤问点什么的时间。随后小护士进来给他拿晚饭,教他用那在他看来笨拙的黑色屏幕。


这次的测试给蔡徐坤的唯一好处就是它带走了门禁,当他听见自己可以随意出入病房的时候,他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在自己12岁时那个一面之缘的陈立农。


当他蹑手蹑脚的走到隔壁病房的时候,他看见了一个坐在床边的白衣少年,微风吹拂过白色半透明的窗帘,让它有规律的上下律动,而白色病服的衣角也随风微微浮动,更令人心跳的是绒毛似的黑色短发交错着摆动。

蔡徐坤愣住了,站在门口不知道看了多久。


直到陈立农转过来看向他,他也还是呆呆的站着。


“哪位?”

”哦哦,抱歉抱歉,对不起“


蔡徐坤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道歉起来,可能在陈立农面前,自己会变得语无伦次吧。


陈立农看上去白净白净的,鼻子挺拔,嘴唇鲜红,让蔡徐坤直呼好看。半垂下来的眼眸,微微灵动的眼睫毛。


但那双眼睛,终究没有什么光芒,和在测试中的那些人一样,像假的玻璃球。与第一次相遇时看见如同小动物一般的水灵灵的眼睛有着天差地别。


“我叫蔡徐坤,隔壁的。能交个朋友吗?”


陈立农自9岁那年从病房里醒来就被告知自己因意外坠楼导致失忆,必须在医院里接受治疗。


他每天除了坐在床边看风景之外,一天天也无所事事。一直到12岁之前,他都很听主治医生的话,抽血,跑步。比起蔡徐坤,他的各项检查更多,时不时会有很多穿白大褂的中年人进出他的房间,说些他听不懂的话。


“他的基因很完美。”

“但是教授,他一点感情都没有,像那些愚蠢的机器人,机器人都会假笑。”

“你要给他时间。教授,100个孩子没有几个会有乐观的情感,给他机会好吗?”

“其他孩子我们才不在乎,但N-002的基因那么好,我们不能放过"


陈立农过着这么行尸走肉的生活,直到12岁那年,一个叫蔡徐坤的男孩出现在他的房间门口。


“我叫蔡徐坤,隔壁的。能交个朋友吗?”


开始陈立农对他的态度和那些穿白大褂自称医生的一样,都是爱答不理的。


“我们3年前见过。那时候你9岁“

”嗯“

”你参加昨天的测试了吗,奇奇怪怪的测试。“

“嗯。”

“啊,那我为什么没有看见你啊,你和那些人一样,不会笑,也不会说话。”

“嗯。”

“你是小兔子吗?”

“不是。”

“哈哈哈哈,我还以为你只会说'嗯’。”


在陈立农看来蔡徐坤是极其不礼貌的,他会自说自话的坐在自己的床上,说着无聊的笑话,然后自己放声大笑。蔡徐坤还常常在自己看书或学习舞蹈的时候来打扰自己,声称一起学习。


陈立农不止一次和主治医生举报这件事,但他的态度则是“蔡徐坤的行为对你的康复有好处,我不同意换病房。”

——————————————————————————————

没想到写了(中),照这个进度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写完

农农目前ooc

没什么动力,但还在坚持,请绝续骂我调教我

感谢观看,感谢小爱心

爱你们


评论

热度(10)